木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委内瑞拉石油市场或迎来开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5:37:22 阅读: 来源:木炭机厂家

委内瑞拉石油市场或迎来开放

中国页岩气网讯:10月6日,委内瑞拉政坛常青树胡戈·查韦斯第三次当选总统。分析指出,查韦斯连任或许表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以下简称“委国油”)仍将是政治工具,委将在石油贸易中继续为其政治盟友提供打折优惠。

现年58岁的查韦斯,在大选中以54%的支持率一举击败反对派候选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再次赢得6年总统任期。此前,卡普里莱斯表示有信心让“我行我素”的查韦斯下台,并对其治下14年的委内瑞拉进行“拨乱反正”。上世纪90年代初,委内瑞拉制定石油开放政策,石油产量一度达到600万桶/天的高峰。查韦斯治下的委内瑞拉不但没有再现辉煌,反而越来越糟。

石油市场或重新开放

批评人士一直认为,查韦斯政权长期把委国油当做自己的钱袋子,小到体育赛事中国家队训练经费,大到卫生医疗和居民住宅项目基金,无不取自委国油的经营利润。“查韦斯请客,委国油买单”的直接后果自然是委国内石油工业投资严重不足。上届内阁石油部长兼委国油总裁拉米雷斯曾说过,委国油为了支持总统查韦斯的伟业欠了“一屁股债”。

此外,出口原油也并没有给委国油带来真金白银。委内瑞拉原油出口的抵押物五花八门,除了普通贸易产品和服务,有时甚至是食品和牲畜。以物易物的贸易模式让委国油的现金流进一步吃紧,有数据显示,2011年委国油有近一半的油款都是用货物抵押的。

石油是委内瑞拉的经济命脉,这个欧佩克成员国95%的出口收入和一半的公共支出依赖原油出口。查韦斯曾宣布,委内瑞拉是世界上原油储量最大的国家,储量规模约为2965亿桶,100年都采不完。然而,尽管坐在聚宝盆上,委内瑞拉却仍然入不敷出。

美国《福布斯》杂志撰文指出,在内政上,委内瑞拉腐败成风,经济通胀严重,再加上查韦斯排除异己,任人唯亲,导致政府决策屡屡失误和行政效率低下,其直接后果是贫困率、犯罪率居高不下,国内民不聊生;在外交上,查韦斯积极反美,并经常与国际社会唱反调,在伊朗核问题等国际事务中发出不和谐声音。

上述弊端严重影响了委内瑞拉石油工业的发展。1999年查韦斯刚上台时,委国油原油产量有350万桶/天。随后原油产量再没有恢复这一水平。虽然2011-2012年,委石油行业的投资力度加大,但新油田增产的速度仍赶不上老油田枯竭减产的幅度。委内瑞拉在欧佩克组织中的地位也被严重削弱。

委国油目前原油产量约300万桶/天,这家拥有10万名员工的大企业近年来制定的生产目标一再落空,不仅如此,还屡次爆发严重生产事故。

路透社认为,再次当选的查韦斯很有可能扩大与外国石油公司的合作,加快开发奥里洛科重油带。有数据显示,该区域埋藏有大量非常粘稠的重油,是全球尚未开发的最大规模的油藏之一。

10年前,一场持续数月的石油行业大罢工,让委国油元气大伤,之后一直没能缓过劲来。2010年,委内瑞拉原油产量降至新低。正因如此,委政府对开发奥里洛科寄予厚望,试图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加快开发该区域,实现200万桶/天的增产目标。这意味着查韦斯在新的任期之内极有可能改变向委国油“要钱”的一贯作风,加大财政对委国油的倾斜力度,以保证奥里洛科的顺利开发。

路透社分析指出,委内瑞拉与外国的合作往往被查韦斯目光短浅的政治利益所干扰,例如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和康菲在委拿下项目不久,合同内容就被强行改成合资公司模式,其中委国油必须持股60%。目前,由于油田设施不完善、技术水平落后以及委国油拖欠工程款,奥里洛科开发进度严重滞后。开发该处资源预计耗资800亿美元,建设周期5年,分析认为,项目将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

今年7月,委内瑞拉正式退出世界银行仲裁机构解决投资争议国际中心,等于关上了从其他机构借钱(包括私人机构)的大门。因此,委国油只能按照协议,独自承担与60%持股比例相对应的工程款,这意味着其不得不靠大规模发债来筹措资金。

除了委内瑞拉与俄罗斯的合资项目,其他项目何时开工仍然是未知数。俄是委坚定的政治盟友,政治互信自然而然地延伸到经济领域。7月份,俄委合资的油田已经开始生产,据透露,全面投产指日可待。

合作重心移向亚洲

在大选前,查韦斯曾承诺要把委内瑞拉对亚洲的石油出口量翻倍,降低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有专家指出,这两年美洲油价比欧洲和亚洲低10多美元,面对疲软的本地市场,委内瑞拉希望能寻找更好的买家。而发展中的亚洲,尤其是资金充沛的中国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实际上近年来,在亚洲对委内瑞拉石油行业的投资中,中国表现的确最抢眼。

据彭博社报道,自2007年开始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对委内瑞拉的贷款累计达425亿美元,后者以石油储备收入为抵押。这些贷款占国开行同期对外贷款总额约23%,金额超2003-2006年美国用于伊拉克重建的290亿美元。国开行在过去15个月内承诺对委内瑞拉的贷款至少达到120亿美元。

委内瑞拉用石油偿还中国的贷款,具体数量取决于油价的波动。9月份,委上届政府石油部长拉米雷斯透露,日均对中国出口64万桶原油,其中约20万桶用于偿还债务,偿债原油数量相当于其总产出的9%。

委内瑞拉用石油换中国资金的成本,不到从资本市场筹资的一半。拉米雷斯强调,委内瑞拉付给中国贷款的利率不超过6%,远低于发行国债的筹资成本12%。

中国的便宜资金让查韦斯可以放弃向国际投资者筹资。2011年委国油发行了创纪录的175亿美元计价的债券,而今年截至目前其发债额只有30亿美元。

彭博社还指出,中国投资委内瑞拉仍然是一笔双赢交易。一方面查韦斯继续有钱在国内实施社会主义改造和国有化,向穷人免费派送公屋,并谋求他的第三个总统任期,尽管自2007年以来该国的通胀率就没有低于过18%;另一方面,国开行的巨额贷款则让中国企业在委内瑞拉成为受益者。在埃克森美孚和康菲石油均因国有化威胁退出后,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家大型中国国有石油公司获得了在委石油开发权。

中国企业被邀请来填补所有被压抑的需求,由于外汇和进口限制,委内瑞拉国内从汽车到电视等一切消费品都存在供应短缺。根据2010年9月“官方公报”决议,2010年委内瑞拉至少要把200亿美元中方贷款75%用于两国之间的“合作项目”。

印度也与委内瑞拉展开了积极合作。道琼斯7月报道称,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ONGC)为首的财团计划投资30亿美元参与委油气田开发。其中22亿美元投入奥里洛科重油带Carabolo-1项目,剩余的投入San Cristobal油田,印度在该油田中持有40%股权。

高油价是救命稻草

2012年,由于高油价,委内瑞拉经济增长5%,但同时政府开支也水涨船高。据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委员会新出的报告,委政府开支涨幅超出了地区3.2%的平均水平。2011年,委政府开支同比上涨4.2%,而2010年同比仅上涨1.5%。

另外,委内瑞拉目前债务占GDP的比例比2006年查韦斯刚开始第二个任期时高出一倍,达到51%。据世界银行预测,到2017年,这个比例还将继续攀升至80%。分析人士称,这笔债务还不包括委欠中国的不低于450亿美元的长期贷款。

委内瑞拉同时还是地区内通胀最严重的国家,通胀率达21%,是阿根廷的2倍多。

问题还不止这些。由于查韦斯对经济实施粗暴国有化政策,委内瑞拉存在严重的投资纠纷,仅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ICSID )登记在案的,就有18项针对委的指控。

因此摆在查韦斯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出口更多的石油,只有这样才能化解经济国有化、庞大社会福利计划以及巨额债务的风险。

然而,如果2013年油价下行,不仅会影响委内瑞拉经济形势,还会加重委内瑞拉因“贷款换石油”合作而背负的债务压力。贷款的实际金额一旦提高,查韦斯要么停止大手笔的社会福利计划,要么拖欠债务,要么就只能乞求中方放宽贷款条件,不让加拉加斯“破产”。

有分析人士认为,只有油价高于100美元/桶,才能平衡委日益膨胀的财政预算。而高油价预期很可能因为中印等新兴市场需求扩张和伊朗局势不稳定成为现实。

不过多数分析人士强调,委内瑞拉经济虽然持续恶化,但必须承认,其实际情况仍然好于绝大多数濒临破产的欧洲国家。

查韦斯的支持者大部分是底层民众,对于这些人而言,重新分配石油收入是天上掉馅饼。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称,大选证明,拿石油收入去补贴社会福利的确能赢得更多民心。

“国内同胞和海外侨胞们,今天大选结果证明,我国的民主是世界上最好的模式之一。”查韦斯在胜选声明中高声表示,革命已经全面胜利。

实际上,反对派候选人卡普里莱斯并非查韦斯口中的右派、新自由主义者和富二代。他本人声称是查韦斯盟友巴西前总统卢拉的铁杆粉丝,对卢拉实行的那套推动市场经济与提高社会福利相结合的发展模式醉心不已。

他赞成提高社会福利水平,但强调不能以极端政治为目的,而且在操作过程中,应当对政府权力加以监督和制约。

静观近年来发展,巴西不但成功降低了贫困率,其经济增长率甚至超过了委内瑞拉。

专家指出,卢拉和查韦斯的主要分歧是两者对资本主义的立场不同。查韦斯把资本主义当作洪水猛兽,而并非发展过程中一个不完美但却必经的阶段。委内瑞拉前驻联合国大使米洛斯·奥卡莱表示,同样是民营企业,巴西的企业就要比本国企业享受更多优惠,查韦斯出访或者出席各种国际会议从不带民营企业家。

查韦斯再次连任,让委内瑞拉的富人精英坐立不安,不少人萌生去意,打算移民海外,并转移资产。

这导致疏远了本国私有资本的查韦斯不得不依赖石油。而一国政治经济严重依赖某单一资源,正是好几代拉美左派学者极力反对的发展模式。

经济学家阿兰·纳维兹指出,查韦斯当政之前,委内瑞拉非传统出口贸易(不包括石油和农产品)曾占到出口总额的35%。

军事政变、石油罢工、一轮又一轮的选战,甚至癌症都没能击败查韦斯,然而对于这个第三次登上总统宝座的政治强人而言,新的任期并不轻松。12月16日,委内瑞拉将迎来另一场极为重要的选战,地方和州选举。这次选举将选出23个州长和加拉加斯市长。尽管大选中查韦斯在大部分州赢得了胜利,但社会学者亚历山大·卢萨多认为,各个地区在州选举问题上存在不同的文化,社会现状也不同,在大选中获得的胜利并不能保证复制到州选举中。

丽水工服制作

防静电棉服

毕节西装设计

安徽工作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