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钟摆父亲的双城记每天为孩子奔波300公里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8:33:09 阅读: 来源:木炭机厂家

“钟摆父亲”的双城记 每天为孩子奔波300公里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昨日,龙头寺,市民唐先生展示他奔走于两个城市的火车票。

昨日下午五点半,一个男子匆匆走出重庆北站南广场出站口,没有停歇,径直走向了渝铁家苑附近的停车场,关车门,发动,驶离,这就是网友“江北的红色摇滚”的生活。家住江北,在广安工作,为了照顾妻子和刚出生的儿子,他每天乘坐火车去上班。1月12日,他将自己的经历发在论坛上,引发了很多网友的关注,被亲切冠以“钟摆父亲”。

在城市中,有这样一群人,为了兼顾工作和家庭,每天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奔走于两个城市之间,像钟摆一样。

每一天 往返300公里

昨日下午5:30,“江北的红色摇滚”从火车北站南广场出站口出来,穿着咖啡色外套的他显得有些疲惫,本来他乘坐的K1581列车应该4:46到达,不过当天却晚点一个小时。“晚点经常碰到”,见着记者他连连道歉:“节假日晚点比较常见,但像今天晚点这么久,还是头一回。”他说,自己姓唐,今年29岁,住在北滨路,在广安代市镇工作,每天都乘坐这趟列车回来,从太原到重庆北,经停广安。

唐先生给记者大致“量”了每天奔波的距离:仅单程就158公里,还要在轿车、火车、公交车上折腾近两小时,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5个月。

因为工作单位较远,唐先生之前都是住在单位宿舍,周末才回家。不过这样的日子,随着家里小生命的诞生改变了。如今,他是一个七个月大孩子的父亲。为了更好照顾妻儿,五个多月前,唐先生选择每天辗转在家庭和单位之间。

“周一到周五都是严格打表”,唐先生称,每早要赶乘7:50往太原的K690次列车上班,再坐下午K1581回家,这两列车都会在广安经停。因为上班的时间是九点半,“只有这趟列车合适”,为了能赶上这趟车,唐先生早上六点半起床,大约7:10出门,再驱车二十多分钟从家里赶到龙头寺。从重庆到广安,要坐近一个半小时的火车,接着还要转乘公交车才能抵达单位。记者简单估算了下,从早上出发,到下午回家,唐先生每天都要在路上花费将近五个小时。

每一月 交通费2000元

唐先生向记者展示了车票,从重庆到广安的火车票21.5元,仅火车票每天往返就要43元。不过这只是路费的一部分。唐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天把车停在渝铁家苑,花10元的停车费。”从家到龙头寺的油费,一个月大概也得七八百。再加上从广安火车站到单位的公交车费,一天也要6元。如果没按自己的“时刻表”走,开支还会更多。“有时候没开车,从家里打车到龙头寺也得有个二十七八元”。他粗略算了一下,每个月交通费大概需要2000元。

“房贷,车贷,养孩子,养家……”他说,老婆刚生完小孩,他必须承担更多责任。唐先生从单位到家庭,从管理层到父亲、丈夫,每天从六点半忙碌到晚上十一点多。 每天只能在火车上补觉,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

“孩子还小,怎么也得等到长到一岁多才行吧!”唐先生笑了笑,从他的回答中,记者能够感受到这个父亲、丈夫对家庭的爱。

每一眼 都是满满的爱

“可能旁人觉得我很辛苦,只要回家看到儿子,什么烦恼都没有。”唐先生的儿子去年6月份出生后,初尝人父滋味的他,身上的担子重了,心里却满是甜蜜和幸福。尤其每天回到家,抱起儿子的那一刻,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每天早上走之前,我都想多看儿子两眼。”唐先生告诉记者,每天回到家,即便再累,都会帮着妻子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粟女士是唐先生的妻子,她告诉记者,丈夫的单位离重庆较远,自从孩子出生后,为了可以照顾家庭,他选择奔走在重庆和广安之间。每天上班都很辛苦,但家庭经济负担较重,夫妻俩不敢轻易更换工作,只能维持目前的生活,

小杨是唐先生的同事。“我们身边过着‘钟摆生活’的人还有很多。”小杨说,唐先生每天的确很辛苦,但是实际问题摆着那儿,在同事们看来,他的坚持令人感动。

那些城市中的钟摆族

除了唐先生,在城市中还有很多这样的“钟摆族”,他们有的为了家庭,有的为了生活,不管有多苦,仍坚持在路上。

32岁的韩小姐每天开车往返重庆主城到江津,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5年了。“因为孩子和家人都住在渝北,除了工作,我还要照顾家庭。”昨日下午,谈起5年来的“钟摆生活”,韩小姐对记者苦笑了一下,形容“就像机器人一样”。她是渝北区人,在江津一家事业单位工作。

每天早上6点30分,韩小姐准时起床,7点开车出门。因为害怕内环堵车,她每天选择走外环到江津,“现在真武山隧道正在维修,会有点绕路,单面都有近100公里。”如果不出意外,早上8:30,韩小姐会准时到达单位,花10分钟吃早饭,开启一天的工作。不过,并非每天都会如此顺利,比如这周一,她就“人在囧途”了。“周一早上9点,单位要彩排,谁知大雾封路到11点。”这样的突发情况,往往让她措手不及,又无能为力。工作到晚上6点韩小姐才能下班,马不停蹄的开车,大概7:30能回到家。

韩小姐称,没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继续“钟摆生活”。

48岁的陈强,家住成都温江区,从事建材销售的工作。去年5月份,他带领一支销售团队从成都来到重庆开发市场。此后,陈强便经常驱车往返于成渝两地,过起了繁忙的双城生活。

“忙的时候,一个月要跑10多个来回,累啊!”说起已持续一年半的双城生活,陈强言语中透出无奈。

多个原因

造就钟摆族

“工作地点和生活地点的不匹配,造就了城市中大量如唐先生一样的‘钟摆族’出现。”昨日,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刘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跟城市扩张、产业区划调整和交通改善有关。”

刘璐建议“钟摆族”,应设定好职业理想和家庭的关系,对时间进行精心规划,才能在不拖垮身体的情况下,保证工作家庭两不误。

云南大勺

江苏Q345E材料

江西草坪

天津油漆桶撕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