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this.style.width='60"/>
木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沓图纸还原坂仔林语堂故居旧貌

发布时间:2020-07-17 17:39:41 阅读: 来源:木炭机厂家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平和坂仔林语堂文学馆前的空地,栽种着香樟树、菩提树、法国梧桐等名木,让后人对大师的追寻弥漫在一片婆娑绿意中。

建筑图纸的由来

旧址规模可观设计精巧

2012年3月26日,一代文坛巨匠林语堂先生逝世36周年的纪念日。斯人已去,但是大师与故乡的关联并未就此隔绝。昨日,家住市区、曾经是平和县政协委员的林土明先生给本报记者送来了一沓欧式风格的建筑图纸。看着这些画工扎实笔法细腻的图纸,林土明告诉记者这即是林语堂坂仔故居原貌。

建筑图纸的由来

林土明1955年出生于平和县坂仔镇并长期在此定居,据他介绍,林语堂故居原先是坂仔镇有名的基督教堂,林土明自小便和家人居住在教堂附近。1949年后,教堂被乡人民政府用于开办宝南小学及幼儿园,林土明从3岁读幼儿园开始直到13岁小学毕业,均在这里度过,对教堂内的一砖一瓦一门一石均熟稔于心。

1970年,正在读高一的林土明听闻礼拜堂即将被拆掉的消息,“对我来说,这座教堂浓缩了童年时代的美好记忆,这么好的建筑为什么就要被拆掉呢?”林土明心里很难过却又无能为力。于是林土明抢在礼拜堂还未被拆之前,把所有建筑物的平面图、正视图、侧视图统统画了下来。“当时我都是趁着大清早或傍晚无人之际,拿着3米长的竹竿以及一本大本子来教堂丈量绘画的,整整花了7天的工夫才算大功告成。”画完之后,林土明反复向自己的父亲询问教堂的建筑史,并找到林长庚、赖桂英等曾经在教堂入教读书的老人请教。几经修改之后,林土明将这些稿纸封存起来,直到最近才又翻找出来。

在林语堂先生的《八十自叙》中,有关坂仔教堂的不时见诸文中。“我们的教会有一口美国人捐赠的钟,我们为它在前门建筑了一个约五十尺高的钟楼。”“我十岁或十一岁的时候,看见他(林语堂父亲)建筑在坂仔的新教堂,教堂是用太阳晒干的泥砖造成……住在教堂六十英里外的范礼文牧师听到这种情形,从美国订购了一些钢条来。”林语堂先生至老念念不忘的教堂一直只存在于笔端间,那么真实的教堂又是什么样子呢?

旧址规模可观设计精巧

说话间,林土明摊开图纸,为记者详细介绍这所基督大教堂的掌故。在其中一张以1:150比例绘制的全景平面图上,林土明用文字和不同颜色的画笔标示了教堂内各个建筑物的位置。记者看到,在这方坐北朝南、占地3亩多的土地上,集中了大小礼拜堂、圣恩楼、钟楼、会客厅等多个建筑物,规模可观。林土明指着图纸右上方的一块绿色区域介绍道:“这里是礼拜堂的后花园,林语堂在此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当时花园的四个角落分别种有播田花、玉兰花、水仙花等时令花草。随着四季的变化,各个角落的花草会依次盛开。花香扑鼻,引人流连。”

在另一张大礼拜堂的正侧面图纸上,林土明介绍说这座大礼拜堂长20米、高9米,正面左右各有一扇宽2米高3米的浮雕进口木质大门,门的上面是两只用彩瓷雕贴的雄鹰,屋顶还装有一个3米高的避雷装置。而大礼拜堂内最令林土明称奇的则是9扇宽1.5米高2.5米的乳白色百叶开关式通风窗。林土明清楚地记得,每个百叶窗的边上均有一个开关,只要手指轻轻一按,百叶窗即可自动闭合,设计极为精巧。

此外教堂内那口约240公斤重的大钟及整套设备,均由美国基督教徒范礼文从英国购买并捐赠过来。据林土明观察,用以安装大钟的那套几字形钟臂同样设计独到。当时教徒站在边上只要轻轻按动钟臂上的支点,即可让大钟翻转180度并发出悠扬的钟声,方圆5公里之内都可听到。

坂仔礼拜堂的兴废

记者随后翻阅了相关史料,并结合林土明先生的介绍,对坂仔礼拜堂的兴废做了一番梳理。原来早在清朝同治年间,平和县坂仔镇即是一个水陆交通发达、四方商贸人士荟萃之地。正是看中这一点,1874年至1878年,当时前来平和传道的美国基督教徒卢玖伯会同本地八九十名教徒,向坂仔富商募捐白银两千余两,购买了位于坂仔镇宝南村的1.5亩土地,并建造小礼拜堂、牧师楼、小阁楼(后来林语堂出生地)等建筑物。1880年,林语堂之父林至诚被派到坂仔主持基督教会工作。在林至诚的主持下,坂仔教会蓬勃发展,原先的小礼拜堂已容纳不下日渐增加的教徒。于是林至诚会同教徒又向富商募捐了数千两白银,并在美国范礼文牧师的大力资助下新购买2.3亩土地,增建了具有西洋风格的大礼拜堂、圣恩楼等,形成最终的规模。

1972年和1977年,坂仔礼拜堂历经了两次拆除。据林土明回忆,当时被拆掉的墙土及断砖破瓦片被全部倾倒在花溪里,大料木材及长石板被运到别处建造校舍,而大礼拜堂的进口钢材则运到了坂仔农械厂进行切割用以制作农机械,至此这座存世近百年的大礼拜堂从世间彻底消失了。

对于礼拜堂被拆一事,林土明至今无法释怀。他告诉记者,历史不能忘记,重新翻出这些封存已久的图纸,也是希望能够引起有识之士的注意,恢复这座中西合璧的礼拜堂,还原历史的旧貌。

⊙本报记者王俊人吴明晖

实习生陈岩文/图

回国网络VPN加速器

看优酷vpn

华人看国内视频

翻墙回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