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炭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们了解中产吗

发布时间:2021-01-25 10:20:43 阅读: 来源:木炭机厂家

我们了解中产吗?

最近无论是参加研讨会还是观看其他机构发布的各式艺术榜单,都感到主办方(往往从事艺术市场或媒体)正在积极拓展着一个消费潜力似乎深不可测的群体—一二线城市中所谓的中产阶层。不仅如此,中国中产阶层的快速成长所引发来自各个行业商业机构的关注,已经成为引人注目的一个社会现象。中产阶层喜欢什么样的艺术品?投放何种价格区间的作品?中产们买艺术品是什么动机?我们总是热衷于分析这些问题。但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了解所设想的这个群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状?  现代社会以前,几乎并不存在中产阶层。大众与精英之间的很多关系都是单向的。比如在文化上,精英阶层自古就在掌握对公众的发布权和领导力,特别是在一些向往极权的国家中,审美成为了指导公众意识形态的重要工具。工业革命和民主社会形态的出现培育了中产阶层的诞生。随着教育在公众间的普及,审美权利的觉醒,这种单向维度逐步被解构,并且发展为错综复杂的多向。“人人都是艺术家”、“人人都是评论家”的言论被简单地传播和用于号召,人们在貌似得到审美权利的同时,也消解了艺术的灵韵,令现代艺术品还原成为了工业设计产品,令古典艺术作品还原成为了手工工艺品。审美权利的民主化经过巧妙地安排后,和双休日、度假、独栋寓所一道成为早先步入现代民主社会的政体继续控制意识形态的工具。但再次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工具化的审美政策并非是治理中产阶层的一剂良药。在后现代化、后全球化甚至今天后网络化时代中所呈现的是各色优劣不分、鱼龙混杂的审美趣味景象。

在现代当权者的眼中,理想的中产阶层价值观应和国家高度一致,符合当下政策的利益,橄榄形的社会结构决定了国家的稳定程度。比如奥巴马在就职演讲中宣称:“美国人民知道我们的国家取得成功不能建立在少数人的基础上。我们相信美国的繁荣必须建立在繁荣的中产阶层的基础上。” 但如今的中产阶层是一个分裂的阶层,在文化趣味上,欣赏古典音乐还是欣赏地下摇滚乐都已经成为一种时尚或者宣扬审美民主的姿态。比如按照传统的艺术观点,前美国总统布什的油画作品很难称之为趣味高雅或者技术高超,但也不妨碍一部分中产阶层—共和党人称赞这些“珍贵”的绘画令这位政治家显得更加伟大。  由于中产阶层的自身分化,今天既无法作为一个能够引领时尚潮流的阶层,也无法作为一种稳定的政治力量、消费力量和美学趣味而存在。中产阶层捍卫财产私有制和个人权益,这是能否站在国家意识一侧的先决条件。中产阶层对于艺术的趣味和消费动机,对美学也天生不负担着责任感,而会坚信着艺术审美是一件非常个人化的事情。因此对于艺术经纪人而言,很难天真地将所谓具有专业艺术水准的、性价比优良的艺术作品按照假设的审美趣味有效推销给这一群体。相比较西方社会艺术知识的普及程度和教会审美系统的悠久历史,中国的中产们即使不会像父辈们那样相信艺术是革命的手段之一,但也不再认可各地美术协会或媒体艺术榜单的评选结果。总而言之,在当下的中国更难去发掘出一个在公众间能够形成共识的审美风格。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政治经济体崛起后,飞速的发展为本国和周边国家带来了“结构性变化的复杂性”(李成瑞语)。中国的中产阶层群体貌似数量庞大,根据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做出的分析:202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4.5亿。但这一预测是依靠家庭收入而并非考虑是否具备了中产阶层意识和精神素质的。我国对中产阶层年收入的界定是:6万-50万,这个庞大群体包括了白领、政府员工、维权律师还有大部分艺术家和艺术从业者本身。这些群体的审美趣味、生活方式、政治理想必然大不相同,甚至可以说是矛盾重重。在意识层面,中国现在的问题依然是精英与大众的严重隔阂。那么我们能够参照西方的历史,将艺术当作两者间的润滑剂吗?  马尔库塞提示我们:人的单向度往往来源于压抑性社会的文化商业化和文化大众化。“艺术是摆脱压抑社会的唯一学科。”当我们谈论中产时,需要警惕忽视这些已经被证明的特征,继续一个假象的中产艺术趣味。中产阶层在今天已经不是保罗·福塞尔所著畅销书的读者们,艺术在中产阶层的蔓延,不再是单向的意识形态控制,而是人类的审美多样性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后开始复苏。这是中国社会发展和晚期资本主义形态对抗中所带来的新开端,也预示着新的可能。

北京订做棉袄公司

天津定做T恤衫费用

天津工装订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