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炭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前后蜀为什么会亡国两位末代君主又有何异同

发布时间:2020-12-24 18:35:54 阅读: 来源:木炭机厂家

前后蜀为什么会亡国?两位末代君主又有何异同?

我们知道唐朝灭亡后,王建在成都称帝建立了前蜀政权,前蜀偏安一隅,经济文化都得到了大发展,然而前蜀政权却仅仅存活了三十五年左右就被后唐灭掉了。同样由川蜀地方官孟知祥建立的后蜀,虽然也繁盛一时,却也只有四十年的光阴。说来可笑,前后蜀的投降书都是同一人撰写的:前蜀降后唐的降表是李昊写的,后来后蜀亡时,这位先生居然还在世, 又为后蜀修了降宋的表。蜀人对李昊的投降行为十分反感,于是夜晚在他家大门上写了 “世修降表李家”六个醒目的大字。这简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其实在前后蜀时期,成都已经几乎是全国第一繁华的城市了,它自然环境优越、经济发达、仓禀充实、文化昌盛、百姓也安居乐业。然而就是先天条件如此优越的前后蜀,为什么还会“亡”得这么快呢?

原来虽然前蜀的开国之君王建很有作为, 但后主王衍却是一个骄奢淫逸的败家子。王建死后, 他一接位, 就置江山于脑后, 日夜宴游, 享乐腐败。

《新五代史》记载“衍少荒淫,…起宣华苑,有重光、太清、延昌、会真之殿,清和、迎仙之宫,降真、蓬莱、丹霞之亭,飞鸾之阁,瑞兽之门;又作怡神亭,与诸狎客、妇人日夜酣饮其中。”可见王衍不体恤民情,为了一己私欲,动用了多少民脂民膏,修建了这么多供自己和权贵享乐的地方。更有甚者王衍还曾经让人把他喜欢的楼宇包裹上了彩色锦缎丝绸,被称为“重采楼”,风雨打湿了就织品,就全部换上新的,可想其自私和奢侈腐败的程度。

另外王衍为人作风也荒淫无度,令“后宫皆戴金莲花冠,衣道士服”,喝醉了酒就让宫人们脱掉衣冠,更是在脸上抹上朱粉,号“醉妆”。“国中之人皆效之。”王衍经常“与太后、太妃游青城山,宫人衣服,皆画云霞,飘然望之若仙。”“醉妆”这种妆容体现出王衍纵情酒色,作风极不端正,当时道教、佛教是民间信奉的教派,而王衍在青城山道家圣地为所欲为,可想其无法无天。并且这种作风上行下效,让整个统治阶级都腐败不堪。

同时王衍还不分忠佞,不听劝诫。史载王衍“尝以九日宴宣华苑,嘉王宗寿以社稷为言,言发泣涕韩昭等曰:“嘉王酒悲尔!”诸狎客共以慢言谑嘲之,坐上喧然。衍不能省也。”就是说王衍在宣华苑宴饮享乐,而嘉王宗寿为人忠直,就痛哭流涕地劝王衍关心社稷百姓, 但反遭韩昭等人的取笑, 而王衍也完全不能体会到忠臣的良苦用心。所以从这以后,忠臣再也不愿不敢直言, 前蜀的国势也开始江河日下。

当时后唐新成立,国力并不强,然而后唐庄宗李存勖却是从小追随父亲李克用南征北战的铁血男儿,最初李存勖并不敢打川蜀的主意,然而在知道了王衍是这种纵情酒色的昏君,知道了蜀中权贵大臣也都腐败不堪的情况后,准备平蜀。当然他为了具体摸清前蜀的虚实,先派李严作为使节人蜀。李严回来报告说: “王衍只不过是无知小童, 大权尽握在一班大臣手中。但此辈只知扩充家产。不知抚恤百姓。君臣上下, 穷奢极欲。依我看来, 只要大兵一到,必然望风瓦解。”后来, 唐庄宗兴兵征蜀。果然从出发起, 到攻入成都, 只用了七十五天, 其势如摧朽拉枯。

还有更可笑的,史书记载后唐魏王领兵进入成都时,王衍和满朝权贵都吓破了胆,一时不知所措,为了保住性命,王衍不惜低三下四直接打开城门投降,更是在升仙桥(今驯马桥) 率朝中百宫主动迎接。一向善于“化妆”的王衍,坐了一辆白马拉的车, 身着素衣, 下车后, 牵着用草系住头的羊,然后用绳子拴拉自己, 口含玉石, 车马跟随后面,以此苟且求生。魏王当然是下马接受了玉石,为王衍解开绳子, 并烧了他的乘车,意思是放王衍一条生路。而王衍和一帮权贵却不顾亡国之恨, 还在东北方向手舞足蹈对敌军谢恩。想来这样的统治群体,怎么会不亡国呢?

而后蜀开国之君孟知祥,刚称帝就对故旧将属过于宽厚,这些大臣变得放纵横暴,为害百姓乡里:往往夺人良田,毁人坟墓,欺压良善,全无顾忌。其中以李仁罕和张业名声最坏,据猜测永陵的被盗很有可能就是后蜀初年李仁罕等人所为。

后蜀的孟昶即位初年大力整顿了朝中贪腐欺压百姓的现象,改善了地方吏治。而孟昶本人初年也是衣着朴素,励精图治的。他曾兴修水利,注重农桑,实行“与民休息”政策,一度让后蜀国势强盛,将北线疆土扩张到长安。但是他在位后期,正逢中原政权迭兴之际,各家逐鹿中原,无暇顾及川蜀,正好“关起门来做皇帝”,晚年的孟昶贪图逸乐,沉湎酒色,不思国政,生活荒淫,奢侈无度,朝政十分腐败。

当然但凡腐败的统治者,必定跟随一群阿谀拍马的无能之辈,孟昶就非常喜欢纨绔子弟王昭远并加以重用,凡一切政务,都任由王昭远办理。而孟昶自己则酣歌乐舞,日夜娱乐。他为了打球走马,强取百姓的田地,作为打球跑马场,命宫女穿五彩锦衣,穿梭来往于场中,好似蝴蝶飞舞。孟昶嫌后宫妃嫔没有绝色美女,便广征蜀地美女以充后宫。

每逢宴余歌后,孟昶都会带着宠妃花蕊夫人,将后宫的佳丽召至御前,亲自点选,拣那身材婀娜、姿容俊秀的,加封位号,轮流进御,特定嫔妃位号,为十四品。其品秩相当于公卿士大夫,每月香粉之资,皆由内监专司,谓之月头。到了支给俸金之时,后主亲自监视,那宫人竟有数千之多,唱名发给,每人由御床之前走将过去,亲手领取,名为支给买花钱。

孟昶因为怕热,便在摩诃池上(今天府广场一带),建筑水晶宫殿,以为避暑之所。这个水晶宫殿据记载是“画栋雕梁,飞甍碧瓦,五步一阁,十步一楼,复道暗廊,千门万户,纹窗珠帘,绣幕锦帏”。还另外凿了一处九曲龙池,婉蜒曲折,有数里之长,通入摩诃池内。更是为了人为制造“水流声”,在池内安着四架激水机器。还有水晶殿中陈设的用品,全是紫檀雕花的桌椅,大理石镶嵌的几榻,珊瑚屏架,白玉碗盏,沉香床上悬着鲛绡帐,设着青玉枕,铺着冰簟,叠着罗衾。可见孟昶生活作风是多么的奢侈腐败。

这样作风的后蜀自然是没什么好下场:最终北宋建隆三年(962年)宋兵一举攻入成都,孟昶只好投降,被迁回河南老家,后来自己心爱的宠妃“花蕊夫人”也被宋太祖赵匡胤抢走,自己也被毒死,终年才47岁。

反观平蜀的北宋统治阶级却和被灭的地方腐败统治阶级作风截然相反:当时北宋君臣上下, 励精图治, 奋发向上,体恤军情和民情。宋军出征伐蜀时,京城正下大雪,宋太宗赵匡义亲自前往送行。他身着紫貂衣, 头戴裘帽, 突然对左右说: “我穿着这样的衣帽, 尚觉寒冷, 想西征将士, 还得顶风冒雪, 他们怎么受得了啊! 说完解下帽子。差人骑马送给主帅王全斌,然后对诸将说: “可借我只有一顶帽子, 不能送你们每人一顶。”这使全军将士非常感动, 所以宋军作战都非常勇猛。

后来赵匡胤见到了孟昶的“七宝”夜壶,十分感慨, 但他并没有据为己有,而是让手下人打碎了它。赵匡胤说: 用这么多的宝石来装饰这东西,那该用什么器皿来盛食物呢?孟氏的所作所为这样腐败, 不亡更待何时?正是因为这样的统治作风,北宋才能结束从晚唐起长达百余年的战乱与割据,基本实现全国的统一。

都说“落后就要挨打”,然而前后蜀的历史告诉我们,不仅“落后”会“挨打”,“庸懒腐败”也是会“挨打”的。“忧劳可以兴国, 逸豫可以亡身。”千年前成都前后蜀政权短命的历史又一次证实了这个道理,这一点无论在千百年前的封建时代亦或是今天的我们都同样适用。

西藏男性念珠菌性龟头炎医院

长春市白带医院

黑龙江省稳定型心绞痛医院

沈阳市继发性肥胖医院